i
Schwan的深夜书房、电影院、戏剧场……
  • 一个精神世界丰富的女作家有趣琐碎的日常。


    这是我在西班牙读完的另一本短篇散文集。来自一位日本女性作家向田邦子,她的文风细腻温柔,宛如初夏里一阵伴着花香的轻柔凉风,又似初雪季节,温泉上冒出的朦胧热气。她的手,握笔做文章,持箸尝佳肴,平淡的生活在她的眼中却充满了小的温馨和幸福。没有任何压力,我慢条斯理的一点点读完这本散文集,就像是每天下午吃茶点一般,它装点了我的一些零碎时光,让我的内心变得平静。

    有时候,觉得读一些长篇小说战线太长,还耗费脑力,就喜欢读一些短小有趣的散文集。每一篇文章精致得就像是一个小巧的首饰盒,里面的好词佳句就像是盒子里摆放的珍珠耳环或是水晶项链。我不喜欢太平...

  • 这是一个阴冷昏暗的夜晚,空气中散发着生锈的金属味道,其实是血液的气味。城堡里,空无一人,静的可怕,也没有算过时间过去了多少年,她一直一个人守在这里,还有她那一成不变的未被岁月侵蚀的美丽容颜,眼神里确实深深的孤寂和忧伤。白得透明的手中握着雕饰精美的玻璃酒杯,石榴深红色的液体在酒杯里晃荡,像一杯破碎的红宝石。她一饮而尽这血红,红宝石的碎片也许割破了她的喉咙,因为她眉头一皱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饮血对她来说再也没有愉悦的感觉。她曾经品尝过的最美妙的味道,再也不会出现了。她最爱的人的血液,她最爱的人,都不复存在了。只有她一个人,孤零零。
    忽然,城堡的陈旧生锈的大铁门忽然被人推开,一辆闪着明晃晃车灯的越野车...

  • 本故事纯属虚构,请勿模仿!

    这是初冬多雾的一个夜晚。所有灯光都在雾气中晕散开来,空气中有积累了一天的灰尘和汽车尾气的味道。风很凉,薇拉在冷风中拉紧了自己的外套领口。她刚刚下了地铁,独自走在回学校的路上。

    在找到这份剧院的工作之前,她已经半个月没和人讲过话了。她有些迷茫,变得有些阴郁,有点不知所措。Emotion processing disorder的病症渐渐在薇拉身上有所显现。不知道如何处理人际关系,如何处理与别人间的感情,不会同陌生人相处…

   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,她错过了和她男朋友的约会,哦不,现在应该说,是和前男友的约会。是的,他们刚刚分手了。今天本来是他们的三周年纪念日,薇拉身上穿着她前几天...


  • 一份少女的声明

    1. 我不参加选拔考试了。别有事没事就跟我说祝愿我考试顺利啥的;看见我生气难过,也老下定论,说我是因为要考试所以紧张;看见我晚上在外面瞎晃悠,别再说,你要考试,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。

    2. 我再也不想无条件的去关心任何人了。虽然我知道我之后还是会贱贱的去关怀那些根本不在乎的我人。但是,我最需要好好照顾的是我自己!总是忍不住去关心别人,我怎么不多关心关心自己,就像他们一样。

    3. 对于一切令人伤心的事情都翻一个白眼过吧!如今的人啊,连装义气都懒得装了。因为,有什么朋友感情能比自身的利益更加重要呢?


    爱丽丝在纸上写下这些话,她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这张声明贴到教室后面...